毕业那年那天

  那天我们用尚在颤抖的手,

  把记忆接下,珍藏在心底,

  那年,我们学会了拼搏,

  在陌生的城市,

  共同演绎着你我的青春,

  在迷茫中诉说艰难,

  在探索中蹒姗的走着,

  忽然,时间转变的让你我有些措手不及,

  当我们回过神来,

  却只剩下自己在十字的路口站着,

  深一脚,浅一脚,

  艰难的在自己的路上走着,

  捧着我们的曾经,

  告诉自己努力,

  告诉自己坚强,

  告诉自己不要迷茫,

  不要彷徨,不要焦急,更不要无奈。

  因为我们会有再相聚的那天,

  我们抓着那一丝的回忆,

  那时就让我们尽情的开怀,

  尽情为我们的曾经干杯,

  尽情的诉说我们所经历的沧桑。

  迷茫,彷徨,焦急,无奈。

  那天我们用尚在颤抖的手,

  把记忆接下,珍藏在心底,

  那年,我们学会了拼搏,

  在陌生的城市,

  共同演绎着你我的青春,

  在迷茫中诉说艰难,

  在探索中蹒姗的走着,

  忽然,时间转变的让你我有些措手不及,

  当我们回过神来,

  却只剩下自己在十字的路口站着,

  深一脚,浅一脚,

  艰难的在自己的路上走着,

  捧着我们的曾经,

  告诉自己努力,

  告诉自己坚强,

  告诉自己不要迷茫,

  不要彷徨,不要焦急,更不要无奈。

  因为我们会有再相聚的那天,

  我们抓着那一丝的回忆,

  那时就让我们尽情的开怀,

  尽情为我们的曾经干杯,

  尽情的诉说我们所经历的沧桑。

  迷茫,彷徨,焦急,无奈。


相关内容

  • 毕业季,我们说再
  • 我怕我没有机会 跟你说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要离开 熟悉的地方和你 要分离 我眼泪就掉下去 再见 伴随着张震岳的这首老歌,仿佛我又回到了去年,回到了大一刚来的时候,回到了学长学姐们离别的日子,带着不舍.迷惘与彼此说再见.又是一年毕业季,看着朋友圈各种晒毕业照,毕业旅行照,学士帽漫天 ...

  • 那年,我们毕业了
  • 那年,我们毕业了. 2014年的盛夏,离开那空气中弥漫着夏的气息的小学.云朵顺着光河滑向太阳,用橘色的温暖渲染天空. 回头看,那是一段结束的时光,一段充满笑与泪的时光,一段各奔东西的时光.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做好再见的准备.她和我说,她初中不在这上了,要回去了.她说:"一个星期后她就走了. ...

  • [知青生活]那年,我走进高考考场--
  • 今年,是文革后高考制度恢复四十周年,我在这写点文字发点图片,以示纪念-- 1978年,我以考生的身份走进高考考场,实现了我人生道路的一个转折-- 十年动乱结束,高考制度恢复,考生年龄和报考条件的放宽,使得我这当了妈妈的老三届老知青有机会跨入大学的校门,有机会圆自己多年的大学梦. 记得那天我走向考场, ...

  • 匆匆那年作文1200字
  • 匆匆那年1200字不言离别,能否无伤.不提再见,只希望相见.不诉曾经,只希望回到过去.匆匆那年,当我们背上背包.拉着行李箱.顶着烈日走向一所并不熟悉,并没有任何认知的校园时,便代表着我们就此开始我们的高中三年,代表着我们要从新出发,重新开始.经过三年的历练,不能说我们有多么的优秀,不能说我们的成绩有 ...

  • 一双脚·两兄弟·三十年
  • 那年秋天,8岁的李永和进入河南平顶山市联盟路小学一年级二班上学.第一天上学,李永和在爬楼梯时,看到一个与他年龄相仿.四肢细弱的男同学,背着一个大书包,手抓着楼梯扶手,艰难地向上爬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地掉落在台阶上.这位四肢细弱的同学就是窦晓伟. 看到此情此景,乐于助人的李永和好心地伸出双手搀 ...

  • 那年相逢未相识
  • 只记得伊有莲一样的容颜莲一样的心    --濮水钓叟 那年相逢未相识(随笔) 1977年5月的一个下午,我掮着犁头.赶着牛从村后的坡上往下走,遇到了村上著名的"文人"赵文杰. 他一抬头看到是我,就拉住了我的手,说:"我正想去找你的,不料却遇到了." 我问他:& ...

  • 高考那年,我睡在未婚女老师的床上
  • 今天,我来到深圳的一座陵园,跪在一座坟墓前,看着石碑上那熟悉的相片,泪如泉涌,思绪翻飞,我不敢相信,我朝思暮想找寻了十八的杨老师见面竟是我在人间,她在天堂,阴阳两隔. 前天,许多在外面工作的高中同学回来过端午节,我这里是他们每次回家探亲必经之站,今年,当然更是他们的首选之地,尤其是还有几位同学高中毕 ...

  • 忆那年夏末
  • 忆那年夏末 照样是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我想起了我的童年,想起了那六年,像梦一样,醒来发现我依然在水深火热的初中生活里,挣扎着尽量不被老师们遗忘太快. 像就要燃尽的油灯,熄灭前总会用尽全力闪烁出最后一星火花. 貌似有些太过矫情了,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无论如何也想不起那段时间的细节了,只知道我的生活中 ...

  •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 岩笙说,时光不为少年留,太匆匆. 他说那话的时候消瘦的脸上戴着黑框的眼镜,把曾经我见了便会欣喜若狂的凛冽眸光挡在了薄薄的镜片之后,即便已经卸下了年少时候的锋芒与不羁,自他身上散出的那种气势和光芒还是叫人挪不开眸子,若是不然,一向鼾声连连的报告厅,怎么会聚满花痴少女,举着手上画着玫瑰和桃心的牌子,喊着 ...